www.g22.com - 宝运莱

搜索: 您的位置首页 > 历史回顾

这位在沈阳逝世的老红军曾从战场上救回徐向前元帅

时间:2018-11-07 00:53:31  来源:本站  作者:

  来自辽宁日报的消息,10月11日,辽宁省人民检察院原副检察长曾化东因病医治无效,在沈阳逝世,享年102岁。

  这是位参加过爬雪山过草地的老红军,在长征途中,他与战友一起冒着擦肩的子弹、横飞的炸弹,奔赴前线救回负伤的总指挥,也就是后来的开国元帅徐向前。

  根据《辽宁日报》的报道,曾化东同志是湖北红安人,1931年10月参加革命,1932年3月参加红军,1935年5月加入中国。先后在鄂豫皖苏区红军新集无线电训练班,红四方面军三十一军卫生部宣传队、援西军随营学校等工作。抗日战争时期,先后任八路军一二九师随营学校政治指导员、组织干事、教导员,抗大六分校一、四大队政委、科科长等职。1945年9月赴东北工作,先后任东北干部团二大队副大队长,大连市公安局警官训练班教务主任、科长,大连地方法院院长等职。1955年8月任旅大地区中级人民法院院长、旅大市委委员。1960年10月任辽宁省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。1982年11月离休。

  曾化东1915年10月出生于湖北省红安县,红安县旧称黄安县,位于鄂东北大别山南麓。革命战争年代,红安县为中国革命的胜利献出了十余万英雄儿女的生命,其中查明登记在册的有22552人,新中国成立后仅剩下600多位。红安县被称为革命摇篮,出了上百位将军。也是董必武、的故乡。解放后,黄安县正式更名为红安县,有专家考证,是全国唯一以“红”命名褒奖的县。

  曾化东出生在一个普通家庭,7岁起读过近2年私塾,12岁时给人放牛。彼时的家乡,革命风起云涌,1927年,黄安、麻城3万余农民自卫军攻打黄安县,打响了鄂豫皖地区武装反抗的第一枪,当时的曾化东只有12岁,还很懵懂,但也跟着村里的大人们热血沸腾参与其中。

  1931年,就在黄安县,红四方面军正式成立,徐向前任总指挥。这引来了方面对鄂豫皖根据地的再次“围剿”,第一战便是黄安战役。黄安一战,前后43天,红四方面军歼敌1.5万名,缴枪7000支。经此一役,黄安、麻城、黄陂、孝感四个地方的苏区连成一片,也是这一年,16岁的曾化东加入青年团和赤卫队。

  第二年,曾化东正式参加红四方面军,因念过书,被安排在一个无线电训练班短暂学习。当年10月,曾化东在红四方面军二十五军七十三师卫生部当担架员。

  1932年10月,由徐向前任总指挥的红四方面军主力撤出鄂豫皖向西发展。1933年1月25日,曾化东所在的31军73师在四川省南江县城东北面、距城20里、海拔千余米的鹿角垭和甑子垭打响了解放南江的战役。曾化东时任师卫生部宣传队队长。

  就在敌人的炮火正猛烈之时,最前方传来消息:总指挥受伤了!由于不知道总指挥所在的具体方位,战士们只好分路、分批寻找。曾化东也加入了搜救队伍,其间,他和五六个战友匍匐着把一名倒下的伤员拉进战壕,大家没时间看那人是谁,抬起他就向山坡下跑去。子弹从身旁擦过,他们无所畏惧。这时,一枚炸弹在近处爆炸,曾化东被炸得滚下山坡。再睁开眼时,他发现躺在身边的只剩下那名伤员和另一位战友了。伤员发出咒骂声:“讨厌!讨厌!”这不是徐向前总指挥在打仗时的口头禅吗!还没等曾化东缓过神儿来,接班的战友就跑了过来,他们继续抬着伤员下了火线。

  这样一件事情,老人一直不对人提及。2001年11月,为纪念徐向前元帅百年诞辰,一部反映徐向前传奇人生的电视剧《向前,向前!》在中央电视台一套播出,将这位开国元帅一生的光辉业绩展现在全国观众面前。鲜为人知的是,就在这部电视剧创作过程中,创作组成员曾为采访曾化东来到沈阳。然而,创作组成员无功而返,因为曾化东选择了沉默。

  直到2006年,在接受《沈阳日报》采访时,曾化东才打破沉默。老人说,之所以从前不跟人讲这些,是因为他不想让人们认为是他自己一个人的功劳,那些在抢救过程中牺牲了的战友们才是真正的英雄,他宁愿后人记住的是他们。

  曾化东关于红军以及长征的记忆还远不止这些。其中,最让他痛心的一次经历发生在大雪山党岭山上,他亲手用雪埋葬了战友的遗体。

  党岭山海拔5000多米,气候变化无常,积雪终年不化。当地藏民都说:党岭山离天只有三尺三,没有人能活着下来。到了山脚下,在老百姓的帮助下,曾化东和战友们吃上了一顿香喷喷的“青稞野菜饭”,然后就出发了。

  到了半山腰时,战士们已经冻得手脚失去了知觉。暴风雪刮得昏天地暗,战士们站不住脚、迈不开步、睁不开眼。大家跌一跤爬一步,鲜血染红了雪地。曾化东搀扶着一名50多岁的战友,他身体不好,走不动,曾化东就让他拽着马尾巴走,他自己则在后面催着战友,怕他昏睡过去。终于到了山顶,那名战友累得倒地就睡。仅仅三五步之遥,曾化东似乎意识到了什么,赶紧跑过去一看,他已经死了。

  曾化东痛苦极了,他后悔自己没狠心再催他一把,也许那样,他还能活着下山。最后,曾化东用雪把战友埋葬在了党岭山的山顶。在以后的岁月里,他会常常想起这位自己亲手埋葬的战友。曾化东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,只记得他在宣传队里拉胡琴的,大家都叫他“王琴师”。“他现在还在党岭山上呢!”老人深深地叹了口气,眼睛似乎在看向远方。

  作为宣传队里的一名演员,曾化东有一副好嗓子。他不光唱歌为战友鼓士气,还要唱歌给敌人听。每到这个时候,他高声唱起的是“劝降歌”。

  “我们都是自家人,兄弟们赶快投降红军吧……”这是老人如今能够记起的惟一一首“劝降歌”,名字叫《欢迎白军投诚歌》。战场上,宣传队战士们携带的是胡琴、鼓、锣之类的轻便乐器。他们一组五六个人,战斗间歇时在战壕里唱歌给对面的敌人听,一般是独唱或者二重唱,其余人伴奏。敌人听到歌声,有时甚至会叫好:“再来一个!”而有时,则会传来枪声。曾化东渐渐摸出了规律,敌人喊好时,一定是“长官”不在,他们是真地愿意听歌。

  在一份1950年手写的档案上,曾化东提及“1937年时,与家通信,知道,家现有母亲,弟弟两个,弟媳一个,妹妹两个,共6人,自房13间,当出8间,自己只有5间,田地山林都没有,其他一切情形均不知道”。1937年时,曾化东离开家乡5年了,父亲已不在世,“我在家时,父亲是打油出身,母亲是家庭妇女”。

 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,到1950年的13年间,曾化东再未能与家取得联系。据曾化东的女儿介绍,战争期间,曾化东曾想方设法打探母亲及家人的下落,几次得到的消息都是“红军离开黄安向西转移后,家乡被炸,母亲和妹妹沿街乞讨去了”,曾化东还有个妹妹做了童养媳。后来,曾化东的妹妹弟弟多留在湖北老家,只有一个弟弟在辽宁工作。

  解放后,曾化东终于与家人联系上,把自己工作积攒的钱按月寄回老家,女儿们还记得父亲的这些往事,“他一生都很朴素,不会享福,总是觉得亲人吃了太多苦”。

相关文章列表
    无相关信息
推荐资讯
栏目更新
热点排行